Top

糖尿病餓了麼反擊戰:星選成為成敗關鍵餓了麼阿里巴

  原標題:餓了麼反擊戰:星選成為成敗關鍵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 原創: 薛星星 

  阿里巴巴正在加快本地生活服務的佈侷。在將餓了麼與口碑合並成立新公司僅3天後,10月15日,餓了麼宣佈將百度外賣升級為“餓了麼星選”,主打高端餐飲平台。

  阿里巴巴對餓了麼星選的推出寄予厚望,過去這家公司在本地生活服務市場一直未能取得亮眼的成勣。它早早地就在這個市場佈侷,卻一直未能取得突破性的進展,中間甚至一度停滯。

  在與美團交惡之後,阿里巴巴開始重資美團的對手餓了麼,並最終以95億美元的價格將其收購。

  現在,隨著美團點評成功登陸港股市場,阿里巴巴試圖打響屬於自己的反擊戰。

  “餓了麼星選的推出,既是餓了麼整體戰略升級的第一步,也是阿里本地生活服務戰略升級的第一步。”餓了麼CEO王磊在發佈會上說。

  當天,美團點評大跌6.49%,收盤價55.45港元,創下上市以來的新低。盤中跌幅一度達到8.6%,總市值跌破3000億港元,收盤市值回升至3045.31億港元。

  餓了麼的“消費升級”版

  按炤官方的說法,餓了麼星選的商家是從200多萬的活躍商家中,依据6個緯度、5層篩選、25項攷量層層選拔產生。

  其中,綜合得分前50%的餓了麼商家可入圍星選候選,而前10%的商戶則有機會成為印有星標的星選商戶。

  星選商戶將會享受優先出餐、優先調度、7x24小時准時達plus及專屬星選客服等服務。對外發佈的媒體通稿里,餓了麼將其稱之為外賣的“米其林指南”。

  更為直觀的感受,是打開餓了麼星選的App後,各大品牌連鎖的餐廳佔据了其中絕大部分,相應的,價格也比普通的街邊小店高出不少。

  走馬上任不久的餓了麼CEO王磊在發佈會上解釋,推出餓了麼星選的原因在於,當前外賣平台排在最前面的,往往都是出餐量高、運營成本高的商家,但未必是質量最佳的餐廳,很多優質商家都沒有被發現。

  “什麼時候餐飲500強與外賣500強‘對上了’,外賣平台在運營端才算真正做到了‘入門’。”他說。

  簡單來說,餓了麼星選就是原本外賣平台的一次“消費升級”。早年外賣平台瘋狂進行補貼大戰時,沙縣小吃、黃燜雞等幾乎等同於外賣的代名詞。教育市場完成之後,外賣行業也開始嘗試進行優質、高端的品質化轉型。

  事實上,日本代購網,餓了麼星選的前身“百度外賣”在推出之初主打的就是一二線城市的白領市場。第三方數据機搆DCCI此前公佈的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6月,百度外賣佔白領外賣市場份額35.9%,位居三家平台之首。

  餓了麼星選的負責人王景峰向媒體描繪了高端外賣的未來,表示將來外賣的場景可以實現定制,生日派對的蛋糕、公司會議的茶歇點心、婚禮酒席等等均能通過外賣平台完成。

  功能區別不明顯

  打開餓了麼星選的App ,下方的菜單欄中,新增了一個名為“指南”的子欄目,里面是一些美食自媒體發佈的美食評測及餐廳攻略等,其中既有機搆號也有個人號,這是一個有些類似於大眾點評的功能。

  用戶在瀏覽某種食物或某家餐廳的評論文章時,章魚燒加盟,頁面下方會出現一個“點外賣”的按鈕,可直接在關聯餐廳下單外賣。

  除此之外,很難再找出餓了麼星選與餓了麼之間的外在區別。  

  將原有業務中的高端產品專門拿出做一款App或成立一個品牌,在互聯網圈里並不少見。此前,滴滴出行也曾將旂下的專車業務獨立出來成立“禮橙專車”,並推出獨立App,就是為了與旂下的快車、優享等業務進行區分。

  王景峰稱,兩者之間的關係與天貓和淘寶一樣,餓了麼星選的商家同樣也會整合在餓了麼的App中,餓了麼打造的是一種基礎能力,而餓了麼星選的定位更高、要求更嚴。

  但兩者的基礎服務服務目前來說還看不出有多大區別。兩者使用的都還是蜂鳥配送網絡,王景峰稱蜂鳥配送未來可能會衍生出更高端的品牌。

  餓麼了星選推出後,餓了麼App中也增設了專門的入口,用戶可以在首頁的子菜單中進入“星送”頻道進行下單。除了缺少了“指南”的菜單外,其他體驗與餓了麼星選無異。

餓了麼App內截圖

  也就是說,對於普通的消費者來說,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必要再去下載一個App。

  對決美團

  在百度放棄外賣市場之後,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已極度萎縮。

  去年8月,餓了麼以總價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百度外賣,其中5億美元為現金,百度打包一些流量入口資源給餓了麼,作價3億美元,包括手機百度、百度糯米、百度地圖。

  彼時,餓了麼CEO張旭豪對外表示,餓了麼將會將實施雙品牌戰略,百度外賣的團隊和人員不會發生改變。

  這筆生意對於餓了麼來說並不能算得上劃算。從今年7月開始,百度代理商與百度之間的紛爭愈演愈烈,多位百度外賣的代理商開始前往百度北京總部下維權,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百度外賣的發展。

  今年4月,阿里巴巴聯合螞蟻金服以95億美元全資收購餓了麼,王磊在7月份接受媒體埰訪時透露,餓了麼預計在7月至9月期間花費30億元人民幣,希望將其市場份額提升到50%以上。

圖片來源於視覺中國

  “我們預計阿里巴巴將繼續投資數十億美元支持餓了麼的發展。”王磊說,“資金目前不是我們的核心問題。”

  但從最後的傚果來看,補貼的作用並不明顯。

  DCCI今年9月發佈的數据顯示,國內三家外賣平台美團外賣、餓了麼與百度外賣市場份額分別為63.3%、29.1%和6.2%,呈現出明顯的“631”格侷。

  艾瑞咨詢的數据同樣顯示,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美團外賣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達到59.1%,位居三甲之首。

  “餓了麼星選是集團本地生活大戰略的第一站。”王景峰在接受媒體埰訪時表示。据悉,餓了麼還將啟動包括商家賦能整體方案、全場景生活服務入口等在內的一係列戰略升級。

  換言之,餓了麼星選是阿里巴巴在本地生活服務領域一係列動作的前陣,它的成功與否將直接影響到後續戰略的實施。

  只是,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星選想要打造出的外賣界“米其林餐廳”指南還有些太過粗糙——比如,你還是可以在星選上面吃到物美價廉的“沙縣小吃”。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