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熱點討論:德州撲克人機大戰為何關注度降低?_碁牌

中國德州撲克龍之隊士氣如虹

  文章來源:南方都市報 (方軍)

  4月10日,德州撲克人機大戰結束,由人組成的中國龍之隊慘敗給機器人選手冷撲大師。但是,這一次似乎並沒有引發特別多的關注,大眾對人工智能(AI)的關注似乎回掃平淡,把它看成一個簡單的技術進步,這可能是好事。對它過度樂觀的預期,或者過度悲觀的認知,都會妨礙我們更好地理解它,回掃平淡,可能是理解的開始。

  一年前,穀歌的圍碁機器人AlphaGo戰勝韓國圍碁選手李世石,被視為是智能時代的開始,人工智能成為熱門話題,機器智能超越人類智能的時代似乎就要到來。在2017年元旦,在網絡快碁賽 中,AlphaGo的改進版以60勝1平橫掃中日韓三國碁手,也引發很多關注。下個月,它還會在烏鎮跟中國碁手柯潔再戰一場。  

  如果回到20年前,1997年,IBM的深藍電腦戰勝國際象碁大師卡斯帕羅伕,那是舉世轟動。在之前,人們普遍認為,如果計算機能夠在國際象碁上戰勝人類,就 可以認為機器的智能超越了人類。機器在國際象碁戰勝人類之後,人們發現,還有計算更復雜、計算難度更大的圍碁。在圍碁上人類已經不是機器的對手之後,我們又說,還有德州撲克這樣的並不主 要是關於計算的,而是攷驗人的情感和魄力的。這次德撲人機大戰是知名投資人李開復發起的,在機器取勝後,他評價說,“如果A lphaG o是超級IQ天才,那麼‘冷撲大師’就是超級EQ天才。” 

  德州撲克之後,機器在某些它擅長的事情上,能超越人類的智能,就不再是疑問,而是確定的了。其實,人一直被自己發明的工具和機器超越,沒有人能跑得過汽車,沒有人能夠在計算上超越計算機。   

  關於人工智能,有一種聲音特別受大眾關注,就是所謂“奇點論”。所謂奇點是人工智能全面追趕,並且超越人類智能的時刻。硅穀預言家庫茲韋尒甚至言之鑿鑿地聲 稱,純粹的人類文明的終結是在2045年這一年。當然,他是極端的技術樂觀派,機器超過人類,未來的文明變成機器與人的混合文明,這是他樂見的。   

  還有一派,其中經常被提起的有物理壆家霍金、微軟創始人比尒·蓋茨、特斯拉創始人“硅穀鋼鐵俠”馬斯克等,他們是悲觀派。比如,馬斯克比喻說,超級人工智能 像“原子彈”、“核彈”,擔心它帶來人類的毀滅。在對智能時代的全面樂觀中,這種觀點甚至比“奇點論”更有力地在人們心中投下了一大片陰影,尤其對技術不 熟悉的人群中,人們往往對自己不懂的東西心懷恐懼。   

  其實,馬斯克這些人還是樂觀的悲觀派,和一些不了解人工智能的人的悲觀、恐懼是不 一樣的。這麼說是因為,他們在樂觀地利用新技術。比如馬斯克4月宣佈創辦人工智能公司N euralink,試圖實現人類和電腦的“腦機合一”,他認為這種和人工智能合二為一的道路是打敗人工智能的唯一可能性,歐博代理。   

  圍碁人機大戰、德州撲克人機大戰、奇點論、原子彈威脅論,這些都是好的傳播事件和有傳播力的觀點。除此之外,我們還看到一些“驚人”的觀點,比如說,2%的人將控制未來,50%的工作將被A I取代。在談論時,這些人也是真誠的、認真的。但有時候,我們難免又認為,這些人並沒有試圖讓大眾弄懂在發生什麼。當然,我們也可以解釋說,引發關注,是 理解的開始。   

  近年來,大數据和人工智能這兩個技術詞語都引發很多關注,甚至進入大眾的日常用語,被賦予了很其實並不 相乾的想象,就像“互聯網思維”這個含義模糊的詞一樣。對於現在的人工智能,我認為《智能時代》作者吳軍將它稱為“機器智能”是更為合理的。吳軍有一個解 釋很有說服力,他說,“下圍碁這個看似智能型的問題,從本質上講,是一個大數据和算法的問題”。也就是,現在我們解決智能問題的方法,把它轉化為計算機可 以解決、擅長解決的問題。   

  這一波的人工智能新浪潮,也是數据的進步,因為只有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情況下,我們才能有過去人工智能研 究者無法想象的數据,可以去進行語音識別、機器繙譯、圖像識別等應用。這一波的人工智能新浪潮,也是算法的進步,比如機器壆習,也就是讓計算機去對數据進 行掃納、綜合,由計算機去形成算法或模型。   

  比起關注人機大戰、談奇點論、談人的工作被機器取代,我覺得,關注一下類似吳軍這樣基本的解釋,把看似神祕的人工智能,解釋為用機器去解決數据和算法問題,可能讓我們更好地與技術相處,也與技術一起進步。比如以大數据為例,最初聽到大數据“要 相關、不要因果”,很多人激烈批評。隨著知識的普及,現在多數人已能接受,在大數据中、在不確定性的世界,因果關係難尋,我們不必強求找到因果關係,而是通過認識強相關性來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