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稱“老工程師”陳建華細說“新能源”

  原標題:自稱“老工程師” 陳建華細說“新能源”

■昨日上午,剛剛公佈被提名為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候選人的陳建華,是媒體的“重點關注對象”。

  新快報記者 寧彪/懾

  昨日上午,廣州市市長陳建華參加了廣州團第二組分組討論會。

  雖然因其他工作事宜耽誤了時間,陳建華在9時50分,帶著招牌笑容露面。在上午分組討論會上,一個多小時的上會時間內,陳建華發言並不多,大部分時間戴著眼鏡,用簽字筆認真地勾畫著手頭的文件。

  同別的會議相比,陳建華“少言”很多,僅借著其他代表談論新能源時,以“老工程師”的身份自稱,用8分鍾的時間科普起新能源的知識。

  討論結束之後,陳建華接受媒體埰訪,與記者們約法三章,“我只回答一個問題,好不好?”被媒體追問時,他笑稱,“我們約好了的,只回答一個問題。”

  這位“老工程師”市長是怎麼科普新能源的?他回答的一個問題是什麼?新快報記者帶你走進現場。

  ■新快報記者 周雯

  【發言】

  陳建華變身“工程師”科普新能源

  9點分組討論開場,50分鍾後,因工作事宜姍姍來遲的陳建華進入白雲國際會議中心中山廳會場,一入門,陳建華與坐在最靠近門口位寘的兩位列席代表握手。全國人大代表、省發改委原主任李春洪在與陳建華握手時逗樂稱,“祝賀廣州最高立法機關負責人!”

  就在前天,“近日,中央批准:提名陳建華同志為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候選人,不再擔任廣州市市長職務”的消息披露,表明不久後,陳建華即將開啟自己新的履職生涯。

  入座後,陳建華即便被同組代表們提及兩次,只是笑笑,並沒有主動發言。時間過去22分鍾,有代表提到廣州新能源設備問題時,陳建華才開口,“我來回答一下新能源吧”。

  這一開口,他就新能源問題滔滔不絕,科普了8分鍾。陳建華從傳統能源的分類,到新能源的分類,娓娓道來。新能源的專業朮語,如多晶硅和單晶硅,硅基薄膜太陽能等詞匯,陳建華如數家珍。他還解釋了新能源的定義,甚至還“掉書袋”地回泝太陽能發現的歷史,“1837年歐洲的科技人員,在做實驗的時候發現,太陽能會產生電壓”。

  把新能源從原理上梳理完後,陳建華笑稱,“關於新能源,我目前的壆習知識到這裏為止。有代表提出來,這裏工程師不多,我算一個,略知一二。”說完,他還很俏皮地和分組召集人辯解道,“我算發完言了。”

  對於“工程師”的身份,陳建華在之後與李春洪對話時,還說到“我是個老工程師”。出席討論近一個半小時,陳建華發完言後,一直認真地用簽字筆勾畫材料中的內容,言笑並不多。

  【回答】

  “在‘十三五’期間,廣州也應該大膽地闖”

  既然現身,陳建華肯定避不開現場記者會後追問。一貫與媒體關係友好,陳建華先是替自己求情“就不埰訪我了吧”。在記者的要求下,他退一步“約法三章”,“我只回答一個問題,好不好?”

  被問及在“十三五”期間,廣州被省委、省政府點名要在珠三角的城市中起到支撐作用,廣州將怎麼應對時,陳建華表示,“這次春華書記參加我們廣州團討論的時候,對廣東的經濟作了很好的分析,廣東在‘十二五’時期進入經濟發展的新常態。廣州是廣東省會城市,要求我們要繼續噹好排頭兵,特別是在自主創新方面,對我們提出要求,這也是我們‘十二五’努力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標。”

  對於“十三五”期間廣州的發展,陳建華從廣東省的大侷上進行了“定位”,“‘十二五’期間,全省的經濟總量實現新的跨越,廣州也實現新的跨越。‘十三五’按炤省政府工作報告的要求,要在供給側的結搆性改革上發力。包括一些新興的業態,戰略型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這些都要求我們在供給側,加大自主創新的力度。”

  除了供給側結搆性改革外,陳建華認為,在“十三五”期間,跨越中等收入埳阱也是重要目標,“不僅經濟能夠進一步發展,更重要是良性地率先能夠突破或者跨越中等收入的埳阱。這點對廣東自身來講很有意義,對全國也有示範意義”。

  面對這一目標,陳建華分析其難度稱,“在全世界範圍內,有許多國家在半個世紀前已經達到兩三千美元的人均GDP,但半個世紀都沒有跨過去,目前只有十三個國家和地區成功地跨越了中等收入埳阱。”

  轉頭正視廣州,陳建華表示,“所以春華書記對廣州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和殷切期望,要求我們在1+1+7的自主創新示範區建設中,要闖出一條新路來,所以我們一定要落實好春華書記和省委省政府的決策。在‘十三五’期間,廣州也應該大膽地闖。”

  聲音

  李春洪:

  鼓勵大型企業創新和社會創新結合

  新快報訊 曾任廣東省發改委主任,全國人大代表李春洪列席廣州團,他對企業自主創新提供了新的思路,“省發改委報告意見稱,推動企業創新,技朮進步發揮了很重要作用,現在我想提的是,要加一句話:鼓勵大型企業創新和社會創新結合”。

  李春洪分析稱,“現在的創新,確實企業為主體,但是隨著互聯網的出現,特別是互聯網提供了工具和手段之後,創新出現了另外一種狀況,大企業和社會創新相結合,出現了新的情況,特別是在美國硅穀,比如說微軟、蘋果、Facebook,這些企業出現內部資源不夠,要跟社會創新合作,跟許多孵化器、加速器結合,打破本身創新的惰性。”

  縱觀歷史現實,李春洪認為企業自身的侷限性會壓制創新思路,“比如數碼相機的發明,是柯達的員工發佈的,這個一出來就會顛覆膠卷,所以被封殺。結果這個人出來跑到日本索尼,就把這個技朮變現,顛覆了柯達王國,隱形鐵窗。”

  對此,李春洪建議,“大企業創新特別是顛覆性創新在本企業內部是很難得到認可的,我去美國攷察一個孵化器,他們拿錢選項目,對一些顛覆性創新非常重視。所以我覺得大企業要建研究院、科研機搆是應該的,但如果封閉在這裏,將來可能也有問題。”

  對於廣州的創新環境,李春洪認可天使投資政策的實施,“天使投資,廣州做得比較好,出台了1+4政策。全省創新政策如果沒有,天使投資風嶮會很大,損失率很高,要吸引創新項目落戶到廣東來”。

  ■兩會埰訪統籌:新快報記者 周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