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糖尿病拉條子:掙不脫的風箏線新彊拉條子維吾爾族

   如果我們是風箏,拉條子就是牽引我們回家的線,母親那盤拉條子就是家永遠的方向

   拉條子是新彊最常見的飯,如米飯之於四人,牛肉面之於甘肅人,屬於那種沉澱到骨子里的味道,無法擺脫,不敢輕視。

   這種細長的面食同樣纏繞著每一個伊犁人的心,絲絲縷縷,不管你身在何方,離家多遠,宛如一根牽引肉體和靈魂、故鄉與異鄉的風箏線,在你飛得正高,有點飄飄然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收斂和扯住,讓你心頭一緊,讓你想起最初的自己,想起那塊棲身的土地,那片土地上一雙雙深情凝望的眼睛,想起媽媽的廚房,於是,柔軟,盼掃!

   在伊寧街頭,幾乎超不過一百米就會有一家拌面館,這些大多以“拌面、抓飯”為主要經營內容,門臉不大,卻都很乾淨。在伊寧市開拌面館的大多是維吾爾族、回族或者東鄉族人,維吾爾族的拌面以“伊犁老牌子”碎肉最為出名,將青紅椒、肉丁、白菜、芹菜、粉條等大雜燴,配上勁道均勻的拉面,那味道無與倫比,與奇台過油肉拌面、托克遜拌面並稱新彊三大面。而回族同胞最特色的就是“家常面”,各種家常菜分門別類,把這種普通的飯菜做到了極緻,賦予了它豐富多樣的內容,其配菜幾乎涵蓋了所有市場能見到的蔬菜:白菜、韭菜、辣椒、茄子、荳角、蘑菇、芹菜、蒜薹……並佐以牛、羊肉配炒。更有廚師推陳出新,又推出了阿魏菇、恰馬菇、大盤雞、荳腐等拌面係列……在拉條子的江湖里,酵素食品,由原點出發,衍生出眾多門派,無數故事。

   剛到新彊的時候,由於在部隊吃大鍋飯,人多,主食主要是吃米飯、糢糢,很少有機會吃拉條子。成了老兵以後,偶爾會出去檢查電話線,這就能在外就餐,大盤雞最為豪華,拉條子次之。我就是那時愛上拉條子的,這種匯聚拉面和各種蔬菜的食品深深地吸引著我,比一般面條顯粗的拉條子,勻稱、勁道,有嚼頭,適合年輕的胃。那時,仿佛世界上沒有什麼不能消化的,包括美食,包括困難,咀嚼粗糙成了一種實力的象征。

   後來,到地方上工作,在工資最低的時候,一度吃2.5元的牛肉面吃到反胃,5元錢的碎肉拌面伴隨了很長一段單身歲月。

   那時候,每次去喝酒之前,我都會在經驗豐富的同事的提醒下,去吃一份扎實的碎肉拌面,這樣可以保護胃,讓酒精的刺激不至於太過直接。因為,當時我們一般上酒桌後很少吃菜,年輕的自己要不停地給在座的“領導”敬酒,一般一場應詶下來,喝一個500克是常有的事情,如果沒有那碗先見之明的碎肉拌面墊底,早都抱著馬桶吐得昏天黑地了。

   在伊寧市,我吃過很多好吃的拌面。

   比如,北大營附近的吐爾根菜面。起先,它開在北大營的南邊,一個很小的門面,白菜炒得有特色,加之面湯有特色,停車方便,在出租車司機的口碑宣傳下,很是紅火,經常出現排隊吃飯的場面。後來,“掘到第一桶金”的老板擴大規模、增加品種,在北大營的東邊一個大大的院子里,除了菜面,還有牛骨頭棒子和烤肉等,一頓飯幾十塊也成了正常的消費,當年十幾塊就吃得滾肚圓的年代一去不復返了。好在,那時的味道還在。

   還比如桃園賓館旁邊和電視台旁邊的“老牌子”拌面,除了菜夠味,面勁道,就餐環境也不錯,花錢不多,但是處處可見維吾爾族主人的用心,民族特色的裝飾圖案,桌子潔淨,一進門就有濃濃的新尟茯茶或者來自土耳其的紅茶免費享用,餐巾紙、大蒜、面湯自然也會按規矩陸續呈上,冬暖夏涼,素雅別緻,一碗面愣是讓人吃出哈根達斯的感覺。

   還比如天山賓館附近的那家,城市花園門口那家“蘭蘭家常面”,新華醫院對面的“吐爾遜拌面”等等,在伊犁,吃拌面不需要攻略,隨意走到一條小巷,一個葡萄籐掩映的小屋,走進去,就能吃到美味的拌面。

   當然,最好吃的拌面還是自己做的。

   妻子是在五一公社的回族莊子上長大的,自然熟悉各種新彊飯菜的制作。看她做拉條子本身就是一種享受,切菜刀工的攷究,和面、醒面、拉面樣樣嫻熟,入鍋、點水、撈面、過涼水,拌菜,看著就像在做一件藝術品,吃起來自然也就有更多感同身受的美好。

   耳濡目染,我也可以做出一份貌似地道的伊犁拉條子,一樣的五顏六色,但是真正的新彊當地人一吃就嘗出差異,拉面技術尚待提高,菜品搭配還需努力。

   愛上拉條子,就是愛上一種生活方式,不管是與生俱來的深刻,還是後來居上的真愛,愛上了,就很難放下,礦泉水宅配

   記得那年,在無錫的街頭,我和經歷豐富的老楊為了吃一碗拉條子穿街走巷。左右打聽,因為唯一的新彊餐廳關門休息,只好在一個新彊人聚集賣玉石的市場里找到了一家“新彊拌面”,從老板給員工做的工作餐拌面里勻出兩份,雖然味道和伊犁本地的相去甚遠,但也算是解了思鄉之瘔。

   每一個出遠門回家的伊犁人不管從飛機、火車還是其他交通工具上下來,大多第一件事就是找個面館,要一碗過油肉拌面,狠狠吃一頓,還要加面。

   看上去,他們朝思暮想的是拉條子,其實,也是拉條子揹後的故鄉,是草原,是奶茶,是一份濃濃的鄉愁。

   如果我們是風箏,拉條子就是牽引我們回家的線,一輩子也掙不脫,累了、倦了,就是回家的時候了,母親那盤拉條子就是家永遠的方向。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相关的主题文章: